今日天气: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回顾 > 人物故事

军长一托重如山
发布日期:2015-08-31 浏览:

 

在革命老区盐城,抗战时期陈毅托子的故事,至今仍广为传颂。陈毅是皖南事变后新四军代军长,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被授予的、从新四军队伍中走出的唯一的一位元帅。陈毅出生于1901年,早年投身革命。长期残酷的斗争环境使得他的婚姻极为坎坷,1940年春节前,时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的陈毅和新四军政治部干事张茜喜结为革命伴侣,1942年5月25日,41岁的陈毅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
中年得子,陈毅极为高兴,他给孩子取了个响亮的学名--昊苏,为日出东方、照耀江苏的意思。因为孩子出生在盐城阜宁县停翅港军部附近的侉周村,孩子小名就取为小侉。
皖南事变中,新四军遭受国民党重创,根据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新四军在苏北盐城重建军部,因此,盐城和盐阜区不可避免的成为日伪顽进攻的重点目标。如何让新四军重振军威,彻底击碎日寇和国民党一举消灭新四军的企图?如何让华中各抗日根据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让老百姓过上安定的生活?这千万斤重担压在陈毅的肩头,以至于张茜初生爱子,他都未能陪在妻子身边。几天后,陈毅在戎马倥偬中刚看完孩子,就急忙赶回军部,这让给孩子接生的奥地利医生罗生特大为不满,他不解的说:“我真不懂你们中国共产党人的感情!” 
1942年底,日伪军连续对苏中、苏北抗日根据地发动“扫荡”,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军部机关决定从阜宁移驻到淮南黄花塘(今盱眙),这时昊苏刚六个月,带着孩子行军很是不便,临行前,陈毅和夫人张茜商量,把孩子托养给当地的老百姓,等形势好转,再把孩子接回。其实陈毅和张茜心里都明白,战乱之时,很多战友托养的骨肉至亲以后根本无法找寻,特别是新四军走后,日伪军对根据地的老百姓进行残酷的报复,对革命队伍的人留下的子女,他们更是要斩草除根,所以留下昊苏,真不知是否还能团聚?但他们更清楚舍小家顾大家的道理,虽有万般不舍,昊苏还是托付给了射阳县参议会参议长邹鲁山。
邹鲁山是盐城阜宁人,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曾在上海执教。“七七”事变后,他回到家乡,捐资组织地方武装抗日。最初,他对我们党和八路军、新四军缺乏了解,当八路军五纵队解放他的家乡时,他和家人一起还避了一阵。后来看到八路军、新四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与其它军队有着天壤之别,他渐渐地转而拥护共产党、支持新四军,并和新四军代军长陈毅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面对军长重托,邹鲁山慷然允诺,表示:绝不辜负军长重托!小昊苏就这样成为了邹家的一员。突然间多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婴,邹家热闹了,邹鲁山的三个女儿抢着抱,四邻八舍也纷纷来打听:“这谁家的孩子啊?”邹鲁山笑道:“我没儿子,这是我从外头抱来做儿子的。”谁也不会想到,这是新四军军长陈毅和张茜的孩子。
所有人都知道,邹鲁山对这个领养的孩子十分疼爱,胜似亲生,孩子偶有不适,邹鲁山就急坏了,不仅立即请医生诊治,还亲自给孩子喂药。小昊苏在邹家一天天的长大,结实、活泼、可爱。在日伪军对盐阜地区疯狂大扫荡期间,邹鲁山夫妇心情格外紧张,夫妇经过商量,带着孩子“埋伏”起来。
1943年端午节就要到了,按照盐阜地区的风俗,邹鲁山一家都在给“邹家”小公子---昊苏准备虎头鞋,做香袋,已经会走几步的小昊苏也开心的在大人们中间,摇摇晃晃的走来走去。端午节前一天下午,邹家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大家和他都不认识。但他给邹鲁山带来一封信,说了几句话后就在邹家住下了。谁知第二天,当邹家姐妹找弟弟挂香袋、穿虎头鞋时,发现弟弟不见了,顿时嚎啕大哭,邹鲁山这才向家人告知事情原委,孩子是陈毅军长和张茜的爱子,已被军长派人接回,众人听后都惊讶不已。
陈毅在给邹鲁山的信中,表达了对邹鲁山和家人抚养昊苏的深深地感激之情,同时也鼓励邹鲁山做一个革命者。正是在陈毅的影响下,邹鲁山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加入了中国      共产党。
如今,当年的小昊苏也有70多岁,是我国外交战线上的优秀人才,他始终关心着阜宁的发展,也多次返回出生地,探望当年抚育他的乡亲们。陈毅托子的故事,也被新四军纪念馆制作成专门场景,每天吸引着许多的观众前来参观,观众们总是被这一新四军在盐城的真实故事深深感染,陈毅托子的故事,成为新四军在盐阜区军民鱼水情深的真实写照。            

周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