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气: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回顾 > 人物故事

新四军的“总教头”——周子昆
发布日期:2015-08-31 浏览:
1927年深秋,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部队向广东进军,数万名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起义部队伤亡惨重,有些人产生了动摇,朱德把部队集合在一起进行动员,一个左臂带着绷带的年轻营长“噌”地站起来,坚决地表态:“我们2营剩下的56人愿意跟着朱军长战斗到底,革命不成功,决不回家乡”顿时军旗摇动,群情沸腾。“革命不成功,决不回家乡”的口号响彻山谷。这个年轻的营长就是后来成为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高级指挥员的周子昆。
周子昆,原名周维宽。1901年出生在广西桂林的一个贫农家庭,1919年从广西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因生活所迫投军于桂系军阀刘震寰部任职,他目睹军阀部队的黑暗腐败,不愿同流合污而向往革命。1925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认准了人生的航向和目标,终生未变。抗战爆发后,他奉命从延安到南方协助叶挺,项英筹建新四军军部,任新四军副参谋长,组织部队分别开赴苏南、皖中、皖南抗日前线。
在周子昆的生命历程中,他担任过多方面的工作,许多事没有先例可循,要勤奋学习,分析总结,大胆实践。他在担任新四军副参谋长期间,因参谋长张云逸在江北指挥部工作,实际上新四军司令部的全盘工作由周子昆负责。他非常重视司令部机关的建设,曾两次召开参谋工作会议总结工作经验,还制定了《参谋工作条例》、《军事工作条例》,这些无不映照出周子昆刻苦钻研政治军事理论知识,努力学习掌握军事指挥艺术的才华。
为培养干部,1938年7月新四军教导大队扩编成教导总队,周子昆兼任总队长,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总教头”。学员大部分是来自南方各省的青年,也有来自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等国的华侨。周子昆以毛泽东为抗日军政大学的题词“勇敢,坚定,沉着,在斗争中学习,为民族解放事业,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一切”作为学员的座右铭。他十分重视加强政治思想工作,严格军事训练,以极大的热情和干劲,亲自编写教材,讲授游击战的战略战术,组织实战演习。每次操练和演习,周子昆总是亲自登上讲台,精神抖擞地喊口令,纠正动作。他说:“演习是为了检验对抗敌人是否能取得胜利的手段,不是为了演习而演习,要讲效果”。教导总队的口号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操场就是战场,演习就是作战”。因而,新四军教导总队被誉为“南方抗大”,三年里将4500多名坚持抗日,训练有素的军政干部一批批输送到敌后抗日根据地,加强了大江南北的抗日力量。
周子昆不仅能治军,而且会打仗。1940年4月,侵占芜湖的日军出动了3000余人进犯繁昌,开始对皖南根据地疯狂“扫荡”,驻皖南的10万国民党军全线撤退。周子昆率部痛击敌人,重创日军的指挥机构和炮兵部队,毙伤敌中佐以下317人,日军被逼溃退。10月初,日酋冈村宁次亲自坐镇芜湖,集中近万日军,矛头直指位于泾县云岭的新四军军部。形势万分危急,周子昆指挥一个团在三里店父子岭一带构筑工事,迎击从泾县扑来之敌,他镇定自若地指挥部队,以密集火力一次又一次把日军打退。日军恼羞成怒,派飞机轮番轰炸。突然几架敌机朝临时指挥所俯冲下来,警卫员急忙拉周子昆跳下门前的深沟。“轰隆”一声巨响,一枚炸弹在沟旁爆炸,周子昆被炸起的泥土压倒,埋了半截身子。警卫员把他拉起来,他吐掉嘴巴里的泥土,风趣地说:“奉系军阀打伤我的手,国民党军阀打伤我的肩,东洋军阀想要我的命。要我死,哪有那么容易呀!”他看一看手表,胸有成竹地指挥部队继续作战,在新四军干部战士一阵猛烈的炮火打击下,敌人又一次被打了下去。一直打到日头偏西,日寇始终未能爬上父子岭,反而在坡下横七竖八地堆叠了一层层的尸体。新四军在这次著名的父子岭反“扫荡”战斗中取得了歼敌近3000名的胜利。
1941年1月,蒋介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新四军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3月13日在突围途中,周子昆被叛徒杀害于皖南茂林的蜜蜂洞,年仅四十岁。一代名将殒皖南。周子昆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做出了重要贡献,已承载革命史册。

 

成春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