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气: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历史回顾 > 历史事件

喋血皖南千古冤
发布日期:2015-08-31 浏览:

       上个世纪的40年代初,国民党军与新四军在安徽皖南地区的一场阋墙血战,成为中国抗战史上的千古奇冤。

       1941年1月4日晚,寒风彻骨。新四军9000余人,以放弃皖南作为换取国民党军停止向华中新四军大举进攻的条件,踏上了艰难而悲壮的北移征程。1月6日下午,国民集中在皖南七个师国民党军的八万之众张开袋口,准备吞没这支组建不久、人少枪孬的华中抗日队伍。次日凌晨,国民党军第40师师长方日英在“新四军真的来了,我还怕他们不来了呢!”的狂叫声中,收紧了包围圈。于是一场由蒋介石策划制造的同室操戈拉开了惨烈的序幕。就在新四军北移部队受阻、战况瞬息万变的情况下,已在苏北盐城的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成为延安与皖南联系的纽带,刘少奇、陈毅即在盐城担任起向皖南传达中央指示,向中央汇报皖南事态发展的代言人。
       1月8日,国民党顽军上官云相发出了“务必于9日中午以前,将新四军聚歼茂林地区”的全线攻击命令,并传蒋介石手令:“活捉叶挺10万元,活捉项英、袁国平5万元”。 10日晚,新四军在皖南的弹丸之地已被国民党几个师的兵力紧紧包围着。新四军占据的石井坑等阵地也已遭到顽军炮火的犁耕,所有的掩体大多已被夷为平地。11日,皖南新四军已在突围战斗中死伤过半。严峻的事态紧紧地揪着刘少奇、陈毅等人的心湖。就在这天上午,华中日军出动飞机,轰炸设在盐城文庙的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当日下午,刘少奇收到叶挺“固守一拼,拼一死以赎其过”的电报。建议中央迅速向蒋介石、顾祝同交涉,期望国民党当局以全民抗战为大局,给被围攻的新四军将士以北移的方便。并希望苏北能有所行动以为声援。面对皖南新四军将士们的拼死突围,刘少奇萌发韩德勤是蒋介石的嫡系,如果将他包围,摆开进攻态势,有可能逼使蒋介石在皖南的军事行动有所收敛的设想;陈毅也提出建议,希望中央命令八路军115师所部把山东沈鸿也包围起来,加重交换的筹码,逼迫蒋介石慎重考虑皖南局势。然而,无论是刘少奇、陈毅提出“围魏救赵”的设想,还是中共方面作出多大的努力,都未能阻止皖南事变惨局的发生。至1941年1月14日,皖南新四军将士,经过7个昼夜的突围战斗,终因寡不敌众,除两千人突出重围,大部被俘、牺牲。新四军军长叶挺奉命下山同国民党军谈判被扣,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牺牲。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周子昆等人下落不明…… 

       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使整个华中抗日受到严重的影响。刘少奇、陈毅经过审慎分析后认为,鉴于皖南事变所形成的后果,“围魏救赵”的军事行动已失去挽救皖南新四军的作用。因此,建议中共的对策应在政治上对国民党的阴谋进行全面揭露,在军事上除个别地区外则应避免全面冲突。不久,中央采纳了刘少奇等同志提出的建议,将战略调整为“在政治上全面反攻,在军事上局部反攻”。皖南事变后,重庆《新华日报》发表周恩来为皖南事变殉难者的题词:“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延安《新中华报》刊登宋庆龄等联名致蒋介石要求停止内战的通电。已在苏北的新四军请战之声不绝于耳。有的甚至咬破手指用鲜血书写请战书,纷纷要求为皖南死难烈士报仇雪恨。 

       面对群情激愤的新四军、八路军将士,刘少奇在1月15日作了《关于皖南事变的报告》。在报告中刘少奇向社会各界郑重声明:皖南新四军完全是“遵命北移”,并在北移前向皖南人民、地方政府办理了一切交接手续。同时向各界揭露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的目的,“就是想利用我军北移的机会,借敌寇之手在路上袭击消灭我军,或者反共顽固派自己指挥军队在路上消灭我们。”在报告中刘少奇还指出:三年以来,新四军进行了最英勇的敌后抗战、无数次地打击敌寇,曾受到中央政府及蒋委员长50多次的嘉奖。新四军成为中国抗战军队中最得力、最英勇、最坚决、最有功劳的部队!针对皖南事变的恶果,刘少奇沉痛地说:“苏北的新四军将士要抑止愤怒,平心静气地处理问题。虽然有许多同志向我要求对国民党、对反共顽固派实行报复手段,并有各种强烈的提议,我不能不说你们这些提议不对,我只要求同志们在最危急的时候,能顾全大局,能遵守党的纪律,不轻举妄动,不自由行动……刘少奇还强调:“目前我们应牢记皖南事变血的教训,将皖南事变残暴的情况永远记在你们的心头,加强你们的毅力,加强你们的努力!”在这次报告的第三天,刘少奇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新四军在皖南事变的这场千古奇冤中遭受了惨重的损失,新四军这支队伍要不要重新组建?新四军这面旗帜要不要再次树起?
 

       经过反复的思考,刘少奇以深邃的战略思想和驾驭时局的过人胆识,向中共中央提出了“拟在苏北成立新四军军部,并以陈毅代军长”的建议。1月20日,毛泽东亲自草拟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并以中央军委的名义正式发布。命令电传盐城后,刘少奇、陈毅等于当晚召开华中总指挥部所属机关干部会议,传达了党中央的这一重要决定。在这天晚上的会议上,参会人员义愤填膺,纷纷摘去青天白日的帽徽,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重建军部的决定。在这天晚上的会议上,一直以胡服名义对外的刘少奇,第一次公开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5天后,新四军在皖南事变的剧痛中重新崛起!新四军的旗帜自此而在华中抗日根据地重新飘扬起来。
 
                                                                                                                                        陈宗彪 杨勇